新闻中心
首页
>新闻中心>艺苑

我亦是行人

作者:刘禹 时间:2020-10-14  【字体:

文/北京三号线5标项目 刘禹

很喜欢苏轼的一句诗: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有些人可以旅行,有些人必须旅行。我就是那个必须旅行的人。

因为不安,所以脚步不停,人生如此,居无定所。

疫情影响,已经好久未出行了,那就记录一下印象中最深刻的三次旅行吧:

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

第一次是高考完那年暑假,也是人生的第一次旅行。成都,那座安静的、悠闲的、懒散的慢城市。后来偶然在微博上听到朋友转发赵雷弹唱的《成都》demo,自此,开始迷恋这位安静、温柔、细腻的小众音乐人写的每一首歌,彻底陷入民谣圈,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因着是学生,没什么钱,同发小两个女孩子,家人自然是不放心不同意的。遂自己先斩后奏拿积攒的零花钱买了最便宜的绿皮火车票,并告知家人不可退票。我的第一次自由革命便宣告胜利了。

夜车。没有空调,也许有,但至少我们没有感受到。走廊上到处都是坐着、躺着的人,大多是中老年人,少数像我们一样没什么钱的穷学生,面前的方寸小几上堆满了茶杯牙刷烟盒酒瓶塑料袋,空气里弥漫着吃剩下的面包泡面果皮和鸡鸭猪骨头的怪味,混合着斗地主、看电视、外放音响的噪音。

那感觉仿佛在逃亡。

经过13个小时的颠簸,我们走出车厢,凌晨五六点,空气中弥漫着轻纱似的薄雾,可能时间太早的关系,街道上没什么行人,有些店也还没有开门营业,只有几个卖早点的阿姨缓缓推着早点车。陆陆续续开始有晨跑的年轻男女,穿西装的男人、职业女性,还有戴着围裙的老太太、骑自行车载着小孩的年轻母亲和拎着便利商店的塑料袋睡眼惺松的男人。

眼看着这座城市,一点点亮起来。此生难得。

第一站是黄龙溪,在那地方呆了两天。白天在镇子里逛,街道几处站着三三两两悠闲的老人们谈天说地,偶尔传来有人正在听着哪种戏曲,坐在摇椅上跟着咿咿呀呀的哼唱着。随处可见骑马的人。晚上住在客栈里,洗完澡在楼下院子里乘凉夜话,第二天早晨醒来推开窗子望住窗外阳光普照,心满意足地起床。浓厚的生活气息缠绕着身体,那种感觉,好像擅自闯入了别人的家里。

过两天去了春熙路,白天在商场买衣服,做指甲,吃了不敢吃的兔头。竟然为了吃到正宗的火锅,淋着雨硬是走了一两个小时。晚上住在一家家庭旅馆,一室一厅,装修很梦幻,绿色的墙纸,粉色的花,洗完澡,继续淋着雨在旅馆旁边吃大排档。

成都,一座阴雨的城。啊,真的太有生活气息了吧。

一路向西,去凤凰

第二次是大二那年,朋友相约,毫不犹豫的便请了假。

湖南凤凰。

依旧是最便宜的绿皮火车,只不过我成了吃东西聊天斗地主中的一员,那熟练的样子好似我早已融入进来,成为了这里的常客,对周遭的环境了然于心,不喜不悲,竟不觉生出几分自在来。但我知道,这只因为我这两个好友实在有趣。

跟有趣的人相处,总是能苦中作乐的。

南方总依恋雨点,那几日也是阴雨绵绵。去了苗寨,听寨子里的居民讲“巫蛊之术”,被吓得不轻,想着这些可都是真的?晚上山间的篝火晚会,边撸串边看。记忆最深的是“赶尸”环节,所有灯火都熄灭掉,一群假死人披散着头发穿着白衣伸长手臂围着你叫,那叫声空灵幽怨,令我毛骨悚然,我们特意抢占了靠前的座位,结果是我抱着好友嚎啕得撕心裂肺。

真是心有余悸惊魂不定有趣的一晚。

第二天晚上去了酒吧一条街,进了一家相对不那么吵的酒吧,那是我们第一次去酒吧,只因为对未知世界的好奇。三个傻里傻气的人,点了三杯果汁,亲眼看见服务员把汇源果汁分别倒在三个高脚杯里,价格就变成了一杯四十五元,我们三人坐在那里面面相觑,伴随着尴尬与紧张,不知道该交谈什么才能融入这里。吵闹的氛围实在令我们反感,没过多久便离开了。

旅程结束之前我们在街头拐角处一家小饭馆吃饭,离开之际,我在心愿墙上写上“但愿人长久”。

嗯,不管怎么样,不管过了多少年,我仍这么希望着。

但愿人长久。

今朝雪纷纷

第三次旅行,是北方的那场大雪。我最美好的回忆。

北京时间2019年12月28日晚10点,我和男友抵达哈尔滨西站。

零下十几度,哈着白气,地面上是零零碎碎的冰雪,显然离刚落雪也有一段时间了。路边花坛上的绿植被厚厚的雪裹着。我拿着手机拍照,非常的开心、激动,因为这场景我已经幻想过好几年,在梦里。

第二天天还未亮,我们便要出发去雪谷了。推开酒店大门的一刻,下大雪了。天气预报说前几日哈市并未下雪,那这场雪是为了迎接我们吗?

我感觉不到冷了,甚至想哭。

那天抵达雪谷的客栈已是十一点半,我进房间打扮,男友躺在“炕上"取暖,太神奇了,我有点不敢相信,这真的不是梦吗?我是真的来到这里了吗?

房间外即是厚厚的雪堆,这窗子被雪衬得格外透亮,积雪空明,甚是好看。

等打扮好,便出门去吃了午饭,可以预见景区里的吃食定是又贵又不好吃的,事实也的确如此。接着整个下午都在雪地里撒野,打雪仗,拍照,蹦蹦跳跳,在山坡上滑“雪梯”,丝毫未觉得冰冻,我们两个傻帽儿甚至一遍一遍地重复:“真傻,你真傻,还带那么多衣服,这比北京还热乎呢!”

哈尔滨的日落是快的,接近四点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去了。在北京的话,这会子是还没下班的。于是我们回客栈休息,打算晚上再出来看篝火。

大概五六点吧,我们肚子饿了。打开客栈大门的那一瞬间,门外是漫天飞雪,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绚丽。我抬起头不由自主的“哇--”了一声,拉起男友就飞奔出来,然后我们激动的抱紧,两人在雪地里又蹦又跳的转着圈。

好美!好美啊!我们一直这样说。

安静一些了,我抬头看着夜晚满街的灯饰,挽着男友的胳膊,漫步在这雪地里。有良夜美景如斯,便是此刻让我冻死在这里也情愿了。走到广场那儿,篝火晚会已经开始了,我们加入了跳舞的人群里。散场出来时耳罩已经不知掉落何处。

“负十度我亦会渗汗,热爱在身旁便会御寒。”“漫天星光沿途散播,长街尽处有灯火,剩低你,剩低我。”歌词里的情谊,如今我也体会到了。

找到一家想吃的店,扣门(这边由于天气原因,商店的门都是紧闭着的),服务生开门迎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快先进来暖和暖和,把身上和鞋面上的雪掸了不然等会融化成水了会很冷的。”说着给我们递来纸巾。

其实我们爱雪,已全然不知冷。

晚饭吃了锅包肉、当地的“冷鱼”和锡纸豆腐。还算美味。不过哈尔滨红肠是真的不好吃呀!

吃完饭后继续手牵手轧“雪路”。沿着客栈方向过去,一路无什么行人,有些人家门口有狗栓在雪橇上,若不是我实在害怕狗,我一定会过去同它们合照的。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便是如此了。

不知下一次旅行是在何时何地,但人生总是给我如此多的惊喜,趁着晚霞还是暖的,趁着草叶还在初生,去吧,一直走下去吧。

企业简介
中铁十一局集团城市轨道工程有限公司作为专业化的地铁施工企业,前身为中铁十一局集团广州地铁工程指挥部、广州分公司、城市轨道工程公司。2007年8月改制为...[详细]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