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页
>新闻中心>艺苑

儿时

作者:赵倩倩 时间:2020-11-12  【字体:

文/沈阳二号线南延线四标 赵倩倩

“铁道旁赤脚追晚霞,玻璃珠铁盒英雄卡;玩皮筋迷藏石桥下,姥姥又纳鞋坐院坝。”这是在我歌单里单曲循环了好久的歌,刘昊霖的《儿时》,每次听到这首歌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小时候一起打闹的情景。

“村口三支花”这是我们的群昵称。我们年纪相仿,从蹒跚学步,咿呀学语到手牵手上下学都在彼此身边。年幼时的我们课间会一起在学校的院子里抬头寻找飞机飞过的痕迹,会躲在校门后老柳树旁读夹杂着自己发明的新词汇的课文,放学后会一起手挽着手走在村子里尘土飞扬的小路上,即使偶尔的争吵和打闹也会很快烟消云散。

三年级以后由于学校老师太少教不过来,我们被安排到隔壁村子上学,当时除了我们三个还有几个男生,我们每天结伴上下学,会为了早点回家走我们认为近的小路,也会找家里的萝卜地顺路拔几根新鲜的萝卜边走边吃。

记得有个周末,老师让我们分组写作业,我们突发奇想背着书包一起去了山坡上。农村的大山总是蕴藏着丰富的物产,我们总是会被山上的酸枣等小野果吸引。也不知是谁带的头一个个把书包扔到一旁,便穿梭在长满酸枣的荆棘丛中。不知过了多久我们便在坡顶又重新聚到了一起,站在坡顶看山下的小村子整齐的排列在那儿,一切都是那么安逸、舒服。待到太阳快落山我们就背着书包往回走,虽然作业没写成但是每个人都玩的很开心。

那时候的我们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亦没有上不完的补习班,散学后只要完成作业就可以和小伙伴们一起玩。那个年代的快乐似乎很简单,三四个人在巷子口跳皮筋时的童谣声,几个人一起吃辣条时嘴里的次哈声,还有一起在地里你追我赶时欢快的笑声。

长大后的我们和其他人一样也经历了分别,其中艳儿是最早结婚的,远嫁山东的她现在有一双可爱的儿女,那些提早经历的磨难让她变得更坚强。芳姐是最早与我们分开的,初中时她就因为优异的成绩去县里的学校读书,如今的她在北京的一家公司上班,成为了每天奔波于出租屋,地铁站,公司之间的小白领。而我机缘巧合来到离家最远的沈阳,成为了一名地铁建设者。我们都在为自己向往的美好生活而努力奋斗。

儿时的记忆总是让人记忆深刻,成年以后的我们和所有人一样对往事格外怀念,提起小时候大家脸上总会洋溢着不同程度的笑容。有人说好的童年可以治愈一生,我想,应该是的。


企业简介
中铁十一局集团城市轨道工程有限公司作为专业化的地铁施工企业,前身为中铁十一局集团广州地铁工程指挥部、广州分公司、城市轨道工程公司。2007年8月改制为...[详细]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